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第五十二章

书名: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作者:江月年年

  联盟学院位于神野大陆的中心, 航空艇终于抵达学院上空,楚弄影透过窗户看到广阔校区正中央高耸的白塔。尽管她曾在小说中阅读过有关学院的文字,但此时还是感到一丝新奇, 崭新的世界在她面前打开。


  “那是天启之塔,据说天启王国就是借用它的名字建国,以此作纪念。”云破察觉她视线所望的地方, 心平气和地解释。


  航空艇平稳落地,考生们刚刚踏入联盟学院的校区, 便看到一排衣着统一、戴着面具的白袍人。他们都是联盟学院的在校生, 如今前来助考, 引导考生们入住。


  “学长学姐好?”有人好奇地打量带路的白袍人, 却看不到对方的相貌,仅能通过声音判断性别。


ag游戏开户网址|HOME  许多考生迫不及待地想跟未来的学长学姐们拉近关系, 围着白袍人们叽叽喳喳。楚弄影向来对起哄没兴趣, 她索性飘到队伍最后面, 不远不近地跟着。因为男女生的宿舍不在同一地方, 所以她和黎银曼只能先跟云破、焚狼分开,等安顿下来后再会面。


  黎银曼看旁人兴奋不已,她颇为不屑:“他们又不一定能入学, 现在搞好关系有什么用。”


  楚弄影公正地点评:“嗨,你以前也在班里搞小团体,那不一样是无用之术?”


  黎银曼气得瞪了她一眼, 大步往前面走, 懒得再理杠精。
楚弄影不慌不忙地跟在队伍最后,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步子太慢, 导致旁边总有一个白袍人跟着,对方似乎一直在观察她。楚弄影狐疑地望了此人一眼, 他戴着金属制的面具,身披洁白的长袍,只能从短发判断性别,似乎是高年级的学长。


  [格格巫,你再不快点要掉队啦!]蓝精灵出声提醒,楚弄影已经距离队尾越来越远。


  楚弄影推测是自己贸然掉队,白袍人才会紧盯不放。她猛地跑了几步,追上前方的大部队,却发现那人还在盯着自己。楚弄影这回索性停下脚步,白袍学长果不其然也停下脚步,两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。


  楚弄影面对奇怪学长丝毫没有露怯,她毫不客气地挑眉道:“请问有事吗?”


  白袍学长没有出声作答,他反而左歪头看看她,又右歪头望望她,仿佛在确定什么。因为他个头很高,又带着金属面具,慢悠悠的歪头动作活像商场门口行动迟缓的吉祥物。


  楚弄影:“?”


  楚弄影:“学长你是颈椎不好吗?”


  楚弄影看不懂对方的迷惑操作,忍不住出言进行吐槽。


  白袍学长这回有所反应,他突然将手伸向楚弄影,让她颇为警惕地眯眼。楚弄影本以为他要打人,却发现对方撩开碍手碍脚的长袍,将一瓶水果汽水递给自己。


  白袍学长声音低沉,令人觉得有点熟悉,他无厘头地说道:“第二瓶半价。”


  楚弄影满脸懵逼地接过水果汽水,对方便像完成任务般朝她挥手拜拜,扭头离开前往女生宿舍的大部队。白袍学长步子悠闲,他跟商场吉祥物如出一辙,给楚弄影留下推销成功后深藏功与名的背影。


  楚弄影见他走远,脑海中依稀蹦出一人的名字,不确定道:“那是韩煜?”


  [是啊,这都那么多年啦,他居然还能认出你。]蓝精灵懒洋洋道,它的记忆力远超人类。韩煜是楚弄影当年武道晋升赛的亚军,拥有木系异能。他比楚弄影大8岁,如今应该是21岁,马上就要毕业。


  “他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举动?”楚弄影拿起汽水看看,没想到对方相隔多年仍爱碳酸饮料,而且还是没法阻挡第二杯半价的诱惑。


  [助考生不能向考生透露个人信息,不然会被联盟学院处罚的。]


  楚弄影意外在联盟学院他乡遇故知,感觉很奇妙。不过她接下来就再没见到韩煜,不知道是他不负责笔试考核工作,还是那天送水果汽水被处罚。当然,楚弄影怀疑对方还有可能是在别处摸鱼,毕竟他就是咸鱼一条,估计对助考工作也不上心。


  考生们在校区宿舍内休整完毕,终于迎来联盟学院的笔试考核。神野大陆上所有的适龄考生齐聚一堂,分批次进入光洁明亮的考场。他们会在封闭的座位里用电子屏完成答题,同时有监控录制每人的答题全过程,完全没有作弊机会。


  考场外,楚弄影和云破要分别前往不同考场,她难得迷信一回,朝小龙傲天伸出手来,神情颇为认真。


  “?”云破看到雷系猫的爪子一愣,他茫然地回握她,疑惑道,“怎么了?”


  楚弄影用力地捏住他的手掌,她还煞有介事地上下晃晃,严肃道:“你这回可要保佑我上高分,不然我会对你发脾气的。”


  云破颇为无奈,他哭笑不得道:“这都要靠你自己答题,我保佑能有什么用……”


  楚弄影:“我不管!这是你的问题,总之你得保佑我!”


  楚弄影可不傻,小智慧神在学习方面可有神格,他的话说不定就算神断,能够有锦鲤般的作用。


  蓝精灵:[格格巫,我是没见过你这样的,靠言语威胁让神保佑自己……]


  云破见她坚持,他轻叹一声,实在拿她没办法,温和道:“好吧,你肯定会拿高分的,因为你确实拼命努力过了,这应该就是最灵验的保佑。”


  云破将楚弄影的用功看在眼里,她明明那么讨厌学习理论,还是每天耐着性子刷题,远超过去十几年在书本上的努力。既然她曾全心全意地付出,那学习也不会对她敷衍糊弄,肯定会给予应得的成绩。


  楚弄影听到他的保证,这才松了一口气,满意地松开他的手。她将云破上下打量一番,犹豫要不要直接抱住小龙傲天猛蹭一顿,吸一吸学神的欧气,又碍于大庭广众不太方便,迟迟没有动手。


  云破并未看出她的小算盘,他听到广播的提示音,提醒道:“你该去候考了,你的考场比较远。”


  两人现在站在候考大厅,周围全是熙熙攘攘的考生们。楚弄影抬头一看,果然看到自己的考场号出现在屏幕上,学院正在通知进场。她不敢耽搁,赶忙转身跑了两步,又突然停了下来,重新折回来。


  云破见她回头,不由有点疑惑:“?”


  楚弄影:“借你欧气一用。”


  楚弄影放心不下,她最终还是厚颜无耻地动手,直接给小龙傲天一个巨力熊抱,差点没将他胳膊勒断。她敏捷地一击得逞,偷得学神之气便拔腿而逃,留下扬长而去的背影,感觉自己已经赢在起跑线!


  云破:“???”这是什么套路?


  “啧啧啧,真是不得了,现在的小孩够早熟,小情侣结伴来考试……”旁边的考生本来正准备入场,却没想到途经此地,突然遭遇虐狗暴击。他好像考过几届,年纪看上去比云破要大,自顾自地嘀咕着离去。


  云破闻言有点脸热,他瞬间心生赧意,恨不得就地钻进缝里。他不敢再在此处久留,低着头匆匆离开,回避周围人的视线。


  考场内,楚弄影找到自己的格子间座位,她刚刚拉开椅子坐好,便发现两边的墙壁延伸出来,为她隔出一片单独的空间。监控摄像头嗡得旋转而出,正对着桌面前的楚弄影,似乎已经开始工作。


  联盟学院的信息科技化程度位于神野大陆顶尖水平,连考试用的都是电子笔和电子屏。考生们入场时不允许携带任何外物,空着手进来,空着手出去。广播内朗诵完考试须知,随着尖利的铃音响起,联盟学院笔试正式开始!


  电子屏骤然亮起,浮现出笔试题目。楚弄影连忙抓起笔答题,她先根据习惯浏览全卷,随即眼中露出惊喜的神色。这套卷子上不少题型跟她昨天看的模拟题相仿,甚至有两道大题完全是原题,文献材料都一样。


  虽然云破有针对性地编撰模拟真题,但他搞出的模拟题数量很多,全部学完也要很长时间。楚弄影昨晚随手翻了翻,居然就翻到真题,看来确实是吸到学神之气!


  因为联盟学院笔试题目数量极多,考试时间也非常长,足有300分钟。考生们离场时都疲惫不堪、饥肠辘辘,浑浑噩噩地坐在候考大厅内。楚弄影却眉飞色舞地走出来,跟周围人脸色截然不同。


  云破见她志得意满,他明知故问,笑道:“考得怎么样?”


  “非常好!”楚弄影胜券在握,她甚至有胆跟他对答案,伸手比划起数字来,“最后一题答案是不是这个?”


  云破眼含暖意,他轻轻点头,便见杠精愉快地握拳,她得意地蹦了两步。


  焚狼得知答案,不由长吁短叹:“我居然还是算错,明明折腾老半天……”


  黎银曼刚经历完大考有点气弱,她没有阅读云破的教辅,但此刻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……那倒数第二题呢?”


  云破说出题目的答案,黎银曼听完松了口气,好像在庆幸自己做对。预备班其他人看他们对起答案,纷纷潮水般涌过来,七嘴八舌地询问云破。如今班主任陈栋柯不在现场,云破便莫名其妙接过安抚同学们的工作,耐心地一一解答。


  楚弄影悠闲地在大厅内转来转去,她人逢喜事精神爽,决定犒劳一番自己,好奇道:“现在还不能走吗?我饿得好想吃东西。”


  黎银曼:“考生们都要在候考大厅等待半小时,据说是联盟学院历年的规矩。”


  预备班同学们考得还不错,尽管部分人有些小失误,但依靠云氏教辅还是挺稳,基本盘摆在那里。班中同学脸上难挡喜色,衬得别国考生越发灰头土脸。有些人偷听到预备班对的答案,发现自己做得不对,内心更是焦虑,脾气也骤然变冲。


  “有些人真是能装逼啊,自己能考多少分还不一定呢,这就在大厅里喘上啦?”


  云破本来正逐一跟预备班同学交流,突然听到旁边传来陌生的声音,说得话还阴阳怪气,不禁扭头看过去。那是个身材魁梧的褐发男生,他看上去有十六七岁,比周围人要高一头,外貌挺粗犷。


  徐岩见云破看过来,他非但没有将音量降低,还嚣张地提高声音,嘲笑道:“每年都有这种爱现眼的人,最后灰头土脸地落榜回去。”


  徐岩的话瞬间引发周围人隐隐的哄笑,显然不少人对预备班考生出风头的行为不满,他们尤为看不惯镇定为众人对答案的云破。候考大厅聚集着各国考生,部分国家、家族间还有矛盾,彼此间发生摩擦极为常见。


  预备班学生都是共和国的天之骄子,他们见徐岩出言挑衅,当即不满地将对方围住。虽然楚弄影是预备班的班长,但云破显然跟同学们更近一点,谁让他帮杠精班长处理不少杂务,后期还无偿为众人讲题(教辅售后服务)。


  徐岩也不是吓大的,他见状冷笑一声,身后同样站起几名高个头的帮手,似乎是一群老考生,跟预备班的人直接对峙。


  云破看班里人为自己出头,反而冷静地开口:“大家都回来吧,不用跟他争辩。”他谨记班主任的嘱托,不想同学们在外出事,自然没兴趣跟徐岩等人纠缠。成绩出来后自有分晓,没必要跟陌生人扯闲天。


  徐岩误以为云破不敢站出来,讥讽道:“因为自己没有异能,所以只敢躲在人后?”


  焚狼瞬间火冒三丈,干脆暴起而上:“你找事儿是吧?”


  徐岩刚打算跟眼前的红毛交手,却见对方突然被人拦住,对面的队伍里又站出一个长发小姑娘。楚弄影握住焚狼的爪子,不紧不慢地将他推回去,嘀咕道:“干嘛呢?干嘛呢?咱们是礼仪之邦,不喜欢舞刀弄枪。”


  焚狼望着班中最暴力的楚弄影,露出迷惑的神色:“???”你在班里最没脸说这话吧?


  预备班众人见楚弄影出面,自发地为她让出路来。他们分立杠精班长两侧,看上去颇具气势。楚弄影风轻云淡地笑笑,面对徐岩道:“真是对不住,让你见笑了……”


  焚狼气得跳脚:“你怎么能在这时候让步?你没听见他刚才的话吗!?”


  黎银曼同样颇不赞同地凝眉,虽然她没有说话,但她觉得此刻退让,有辱共和国威名。


  徐岩脸露轻蔑,他正以为楚弄影要息事宁人,却听她不紧不慢地接着道:“毕竟我们能考高分的人就是喜欢装逼,谁让实力藏都藏不住呢?我们不像某些不爱现眼的人,在候考大厅里连气都不敢喘,照样年年灰头土脸地落榜。”


  徐岩:“!!?”


  云破看着熟悉的场面,心生一丝无力:“……”对不起,陈老师,我可能管不住了,谁也拉不动脱缰的雷系猫。


  楚弄影拉仇恨的能力果然极稳,此话一出瞬间让老考生们暴跳如雷。他们顿时气得脸色青白交加,冲上来打算暴揍楚弄影,却被涌上来的预备班考生们拦住。


  楚弄影不慌不忙地走回班里,她干脆直接将云破推着向前,让他站在大厅正中心的位置。云破顺着她的力道站好,他轻轻叹了口气,无奈地小声道: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


  楚弄影没有回答小龙傲天,反而悠然地拍了拍他肩膀。她转身看向徐岩,趾高气昂地扬起下巴:“我们不但要装逼,还要在大厅中间大声装逼,让那些连年落榜的败犬越慌越好。今天唯一可惜的是没带扬声器,免得有些人听不见我们喘得有多响!”


  楚弄影就没有憋气的时候,她可等不到出成绩时再打脸,当然要现场将徐岩等人撂倒!


  “不过是没异能的小屁孩……”徐岩果然怒不可遏地冲上前,打算对两人动手,却见楚弄影身边骤然雷光乍现。


  楚弄影踩上云破身边的座椅,立刻比他变高一头。深紫色的电光使她长发乱舞,犹如神话中的蛇发女妖,透着凛然的杀气。楚弄影将双手放在云破的肩膀上,犹如守护神般站在他身后,淡淡道:“你说谁没异能?”


  小龙傲天是有素质的人,可她只是没素质的杠,专治没素质的人。


  嚣张暴戾的十万伏特四散在大厅上空,瞬间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,惊得徐岩也后退一步。楚弄影倚着云破的肩膀,懒洋洋地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不服气,那就给我在心里憋着,要是实在憋不住,我现在就给你痛快。”


  威力惊人的电龙直接击向徐岩脚边,他惊疑不定地连退几步,没想到楚弄影居然有此等实力。历届考生的平均能力值在0.5左右,可眼前的女生实力远超常人,异能的纯净度也不似新生!


  别国的考生们同样面露惊讶,不禁嘀咕道:“这得是多高的能力值?0.6?0.7?”


  “那些人是共和国的考生们吗?他们生源都那么强?”
“费顿共和国近几年发展是真好……”


  预备班同学们听到吃瓜群众们的议论,脸上露出与有荣焉的亮光,神采奕奕地盯着自家班长。别看杠精班长在校打他们挺狠,出来打别人却很让人爽快嘛!


  楚弄影在班里的群众基础属于隐性存在,只有在外出抗敌时才会被激活。这可能就是人类的本质,自己被杠很不爽,看人被杠着实爽。


  徐岩最后面色惨白地退却,没有跟楚弄影正面发生冲突,要知道学院毕业生平均能力值为1,她的水平都能吊打部分在读生。


  楚弄影索性环顾一圈,她面无表情地看向其他人,冷声道:“如果还有谁不服,大可以站出来。”


  既然周围人会由于云破的伤疤将他视为软柿子,那她今天干脆当众狠狠地立威,好让人不敢贸然上前找事。


  其余考生见识过十万伏特的威力,哪里敢出来惹雷系猫,纷纷避让起来。


  楚弄影见状露出满意的神色,她灵活地跳下椅子,对云破得意道:“好啦,你就在这里高声对答案,最好让所有人都听到!”


  楚弄影只恨小苹果没有扬声器功能,否则她现在就给小龙傲天立起话筒。


  云破:“……”


  云破果断拒绝,别扭道:“不,这样好丢脸,别人都看着……”他本来就不是爱炫的性格,更不想打扰大厅里的陌生人,自然不答应。


  焚狼兴致勃勃地接茬:“没事,我帮老大喊!你说一句,我喊一句,既不伤老大嗓子,又能吓死那帮人!”


  焚狼知道老考生们怕什么,立马要出面报仇雪恨在旁煽风点火。


  周围人看到雷系猫冲冠一怒为铲屎官,他们皆露出羡慕的神色,忍不住扼腕道:“嗨,这年头没异能不算啥,找个异能强的女朋友就行,照样能够横着走……”


  “你居然这么想?这不是吃软饭吗!?”有人顿时义愤填膺地出声,他随即遗憾地挥拳,恨铁不成钢道,“老天怎么就不让我吃上这碗软饭呢!”


  “嘿嘿,这是男性同胞共同的理想,只是大家都不敢说而已,还是不像共和国观念开放……”


  “如果我未来的妻子能力值有那么高,我愿意天天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!我不惧世人的流言蜚语!”


  几人聊着聊着同时长叹一声,就快合唱起“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”。


  候考大厅的闹剧眼看着要落幕,带着面具的白袍人突然走过来,他在考生中询问道:“请问哪位考生是来自费顿共和国的云破?”


  云破正在婉拒楚弄影等人高声对答案的请求,他闻言一愣,沉着地应声:“我是。”


  下一秒,候考大厅的广播同样响起:“请费顿共和国考生云破听到广播后速到前台……”


  白袍学长礼貌地引导道:“请你跟我来这边。”


  楚弄影等人见状追过来,却被白袍学长拦住,他客套地说道:“其他考生麻烦继续在大厅内等待。”


  云破跟着另一面白袍人离开,他同样极为茫然,不知有何事情。楚弄影见云破被带走,不禁皱眉道:“你们带他去哪里?”


  “哼,估计是对答案被罚吧。”徐岩忍不住嗤笑一声,然而他撞上雷系猫盈满寒意的眸子,又灰溜溜地躲进人堆里,再不敢多嘴。


  [格格巫,稍安勿躁,这是好事情!]蓝精灵似乎知道发生什么,它轻松地调侃道。


  白袍学长似乎也没遇到如此罕见之事,竟难得有心跟他们分享道:“你们同学考得非常好,教授们要对他进行加试,极有可能被破格录取。”


  黎银曼不可思议道:“联盟学院还有加试?”


  白袍学长点头:“对,如果机读答题获取高分,便有可能进入加试环节。”


  楚弄影瞬间明悟,怪不得考生们要在候考大厅等半小时。这是学院在等机读成绩出来,确定无人加试,才能放考生走。她确实知道云破在原着中被破格录取,但不记得他有过加试剧情?


  有人好奇道:“学长,一般要多高的分,才能够加试啊?”


  白袍学长不好意思道: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具体要多少分,不过据说他机读题满分,现在教授们都很震惊。”


  周围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,300分钟的考试机读题满分,这得是学神下凡吧!


  云破在原着中可没有机读题满分,但他如今在编撰教辅时彻底吃透知识,在答题上根本零失误。他现在不但答题满分,甚至还能完美出题,掏出来的模拟题丝毫不比教授们出得逊色!


  命题组的教授们此时都快崩溃,他们如此震惊不单是由于云破机读题满分,更在于他的主观题同样不差,让人挑不出错来。主观题由于判题人的不同,衡量标准自然高低不一,但教授们都是各自判自己出的题,他们的标准早就被小龙傲天琢磨出来。


  云破将命题组教授习惯摸透,甚至制造出性格模型,根本无懈可击!


  “完了,完了,还是等院长来吧,我真挑不出瑕疵来……”某教授抓狂地放下卷子,“我要是贸然给他判错,难道其他人都按这标准硬挑吗?”


  判题标准是统一的,教授们总不能单给云破挑毛病,不给其他考生挑毛病。


  命题组里教授们一片混乱,候考大厅内考生们也不平静。云破考取机读题满分的消息瞬间传遍周围,在各国考生内引发轩然大波,他们只差感慨共和国内文曲星下凡。


  徐岩此时面如菜色,如果云破全对,岂不是代表他对的答案没问题,自己确实考得极差?


  角落里有人同样难掩诧异,他忍不住发出灵魂拷问:“这年头全职做家务都要那么高学历?我只是想吃一口软饭啊?”


  唠嗑软饭小分队不禁失落地长叹一声,他们转瞬又开始感慨时代对低学历男性的不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