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我为表叔画新妆 040

书名: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:笑佳人

  珍宝阁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首饰铺子, 徐潜偶尔陪在母亲身边,听母亲与诸位嫂子们提起过。


  教训完侄子们,徐潜闲着无事, 干脆来了珍宝阁。


  这也是徐潜这辈子第一次踏足首饰铺子。


  珍宝阁里招待客人的都是彩裙婢女, 正是贵夫人们歇晌的时候,店里客人不多,一楼的三个婢女凑在一块儿不知在聊什么。


ag游戏开户网址|HOME  光线突然黯下来,三女同时转向门口, 就见打外走进来一位身穿深色长袍的高大男人, 其人身形修长已然鹤立鸡群, 五官竟是罕见的俊美, 眉峰挺拔自有威严, 狭长凤目清冽含威,那气势, 令人不禁怀疑他只是长得年轻酷似双十公子,其实已经四五十岁了。


  因为年纪轻轻的公子涉世未深,便是少年老成也养不出这等积威。


  两个胆小些的婢女异口同声地将圆脸伙伴推了出来:“玉姐去!”


  长得圆脸秀目的玉姐年龄大些, 在珍宝阁干了六七年了, 见多识广,微怔之后,玉姐立即换上一副招牌笑脸, 迎上来道:“这位爷头一次来小店吧,请问您想买首饰, 还是……”


  “店里可有会打宝石吊坠的师傅?”徐潜冷声打断她,那谄媚的声音听得他莫名烦躁。


  玉姐一听宝石, 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了。


  “有的,您请上楼详谈。”玉姐态度更加殷勤了。


  徐潜直接朝楼梯走去, 仿佛周围摆设的那些金银首饰只是草芥,丝毫都吸引不了他。


  到了二楼,玉姐将贵客引荐给东家便去端茶倒水了。


  东家是个四旬左右的男人,温和儒雅,看出徐潜不喜客套,落座之后,东家直接询问道:“您带宝石过来了吗?”


  徐潜看他还算顺眼,取出用绸布包好的红宝石毛料。


  东家眼睛一亮。


  徐潜言简意赅:“能打吗?”


  东家笑道:“能,现在就让师傅帮您切开?”


  徐潜点头。


  东家便请他去了后院的匠房,其中一间是专门切割玉石毛料的。


  珍宝阁聘用的都是手艺精湛的老师傅,很快宝石毛料就变成了一块儿鸡蛋大小的宝石,便是在老师傅粗糙的掌心中,那宝石都熠熠生辉,血色惊人。


  东家先请徐潜赏鉴一番。


  徐潜没兴趣:“做成吊坠要用多久?”


  东家头次遇到如此视宝石为粪土的贵人,托着那贵重的宝石,东家沉吟道:“做首饰快的,一个月足以,只是这般贵重的宝石,当专门为它设计一款吊坠样式,至于样式,您有什么想法吗,还是全权托付给小店?”


  徐潜扫眼旁边的眼露精光的老师傅,觉得术业有专攻,便道:“你们看着办,做得好有赏。”
东家笑容自信:“行,您就瞧好吧。还有,您能透露下吊坠是为何人打的吗?长辈与小姑娘们对首饰的口味差别挺大的,师傅需要参考下。”


  徐潜薄唇微抿。


  东家忙道:“您放心,小店绝不会泄露半句。”


  徐潜要求道:“这点写在契书上。”


  东家欣然应允。


  徐潜这才道:“是位姑娘。”


  东家微笑不改,他只想做条令客人满意的吊坠,并无心刺探什么隐情。


  细节谈妥了,签订契书时,徐潜没写名字,只按了个手印。


  他离开之后,东家对负责打造这条吊坠的老师傅道:“这肯定是位贵人,包括收礼的那位姑娘。”


  老师傅捧着珍贵的红宝石,另有一番猜测:“他们的关系应该见不得光,否则不必如此神秘。”


  这么大的宝石,收礼的姑娘要么不戴出来,戴出来肯定会传出风声,并且传到他们首饰铺来,而刚刚的爷虽然藏头露尾却露了真容,极有可能他不敢光明正大地送,那位姑娘也不敢戴着项链四处招摇,如此就不会泄露半点了。


  东家觉得老师傅分析的很有道理。


  老师傅忽然笑了,胸有成竹道:“我知道该做成什么样了。”


  见不得光却还要在一起,说明这对儿男女喜欢的就是那种禁忌感,他设计款式时便也融入这种禁忌感好了。


  .


  阿渔、曹沛只在镇国公府住了两晚,曹廷安就派长子曹炼来接女儿、侄女了。


  曹炼还给徐老太君带了礼物。


  徐老太君笑眯眯地打量面前的年轻人,惊叹道:“这孩子,跟你爹年轻时一模一样,光这气势就叫人喜欢。”


  徐老太君老了才颐养天年的,年轻时她喜欢舞刀弄棒,少年郎越凌厉,她就越喜欢。可惜自家儿孙们都没有曹廷安、曹炼那种霸道凌锐之感,五子徐潜冷是冷了,但太古板,少了年轻人该有的轻狂。


  曹炼拱手道:“老太君谬赞了。”


  徐老太君摇头笑,嘱咐两个小姑娘常来看她,这便不留了。


  阿渔、曹沛跟着长兄走出了镇国公府。


  徐恪等小辈儿都来送她们,徐潜去神策营当差了,一早就离了府。


  阿渔最后看眼徐家大门,然后由兄长扶着上了马车。


  两家离得不算远,两刻钟,阿渔就见到了母亲、弟弟。


  一看到白白胖胖的弟弟,阿渔立即将徐潜放回了心底,接过弟弟又贴脸又亲小手的。


  “这两日过得怎样?”江氏关心问道。


  阿渔甜甜地笑:“挺好的,老太君很喜欢我,还让五表叔带我们郊游去了。”


  江氏没见过徐潜,再一次听到这个人物,她好奇问:“听说徐五爷与你大哥同龄,他是不是很喜欢陪你们小辈玩?”


  阿渔忍笑,点点头:“是啊,五表叔可喜欢我们了。”


  江氏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个尊贵又平易近人的少年公子,绝不是自家侯爷、世子那样冷冰冰的人物。


  傍晚曹廷安回府,见女儿回来了,想起徐家小五似乎对女儿有些意思,便问女儿这三日在徐家都做了什么。


  阿渔怎么对母亲说的,便一样重复了一遍。


  曹廷安越听脸色越难看:“怪不得这两日早朝都没见到他,原来是哄你们玩去了!”


  女儿不在那边时徐潜从不告假,现在女儿一过去他就连着告假两日,千万别告诉他这只是巧合!


  父亲似乎对徐潜颇有成见,阿渔低下头,不知该说什么。


  自打生了炽哥儿,一方面是有了儿子底气足了些,一方面也是曹廷安对她温柔了些,江氏看曹廷安就没那么害怕了。这会儿大家聊日常聊得好好的,大男人突然生气,江氏瞅瞅女儿,不由道:“徐五爷年轻贪玩,也算人之常情。”


  曹廷安:……


  年轻贪玩?小女人到底从哪来的这份错觉?


  “你见过他?”曹廷安瞪眼睛问。


  江氏茫然地摇摇头,怎么,她说错话了吗?


  曹廷安哼了声:“他若是贪玩之人,那我便是温柔公子。”


  江氏:……


  她蒙在鼓里不了解徐潜,阿渔被父亲的比方逗得扑哧一笑,一笑就没那么紧张了,小声解释道:“爹爹,老太君寿宴那日五表叔喝多醉酒了,夜里着了凉,老太君才替他告了两日假。”
小女儿天真无邪,曹廷安怕说多了污了女儿的耳朵,便不再提这茬。


  待到夜里,曹廷安才气哼哼地对江氏道:“我看徐小五是惦记上咱们阿渔了。”


  说完,他还分析了一遍自己抓到的证据。


  江氏吸了口气:“可,可他是长辈啊,怎么可以喜欢阿渔?”


  曹廷安不屑道:“他算什么长辈,糊弄糊弄孩子罢了,看看,他做的就不是长辈会做的事。”


  江氏听他这么一说,再回想徐潜送女儿骏马、陪女儿打兔子,果然很像一个风流公子的做派。


  “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江氏不安地问。


  曹廷安抱着她道:“简单,以后让阿渔少去徐家,不得已去了,你也盯着她点,别再给徐小五可乘之机。”


  江氏深以为然。


  .


  没过几日,进了三月,曹烈以侧妃的身份进宫了。


  曹廷安可以对吴姨娘绝情,但曹潦撬的亲生骨肉,曹廷安怎么都得关心关心的。


  有些事适合江氏来提点,譬如夫妻间的私密事,而更重要的,就要曹廷安亲自提点女儿了。


  黄昏时分,曹廷安坐在书房,郑重地嘱咐道:“他是太子,不是普通的夫婿,你要先把他当储君对待,然后再本本分分地做你的侧妃,切勿行些惑主争宠之事,更不可妄议朝政。再有,太子妃进门后,你要恪守规矩敬她重她,莫给人教训你的把柄。”


  曹凉蛟诘厣希声音轻柔:“爹爹所言,女儿定会谨记于心,绝不辜负爹爹的嘱托。”


  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骨肉,曹廷安哼了哼,又道:“该小心的小心,但也不必委屈自己,他人若无故刁难,你尽管告诉爹爹,爹爹想办法替你做主。”


  曹链浇巧涎铮抬头时眼中却滚下两行热泪:“爹爹,女儿舍不得您……”


  她这一哭,曹廷安自然要哄上一哄。


  翌日宫中来迎亲了,曹链┳挪噱的繁琐嫁衣,豪情万丈地进了东宫。
洞.房花烛,曹良力模仿江氏、阿渔的柔怯,落泪时楚楚动人。


  太子再不喜曹家人,都被曹琳飧苯咳醯哪Q勾得一连宠幸了她三次。


  夜间锦帐里的柔情蜜意,外人无从得知。


  等里面的动静终于停下来,已经是三更天了。


  太子睡得很熟。


  曹镣低嫡隹眼睛,借着喜烛的光无声地打量太子。


  这是个俊美的男人,听说他刻板无趣,但今晚的太子,明明无比热情。


  想到昨晚父亲的话,曹练泶痰匦α讼隆


  恭顺?本分?


  母亲早就教导过她,男人表面上都赞许贤良淑德的女子,可私底下,全都喜欢狐媚子。


  曹帘阋做太子的狐媚子,什么规矩什么太子妃,她才不在乎!


  终有一日,她要所有轻贱过她的人都跪在她脚下!